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1623章進入天星宮
    p>    “你瘋了!”

    沈浪嚇了一跳,急忙搶過她手中的長劍,扔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是瘋了。這又不關你什么事,你憑什么管我?”

    樂菲兒微微抬頭,精致的臉蛋上既有些失魂落魄,也帶著些許陰寒之色。

    沈浪心中竄起一股怒火,哼道:“要不是看在你救過我的份上,老子會管你這種為區區一件法寶陪葬的傻女人?”

    “呵,本姑娘這一生本來就沒什么意義,唯有七殤琴相伴。現在琴已被毀,我又豈能獨活!”樂菲兒眼眶溫熱,淚水止不住的掉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樂道友,一件法寶而已,毀了就是毀了,大不了以后重新煉制一件新的。何必要自尋短見?”小柔也忍不住發起一道傳音,實在是有些不理解樂菲兒的行為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會懂。”樂菲兒身子癱軟在地上,哭的厲害。

    她愛琴如命,七殤琴陪了她一生,是她生平唯一的慰藉。這琴雖是死物,但樂菲兒對它充滿了感情。

    如今琴被毀去,樂菲兒一時半會間難以接受這種打擊。

    “哼,我們當然不會懂你這么蠢的人,也懶得懂。動不動就要死,老子還從沒見過你這么懦弱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沈浪怒道,他實在是不想管這女人的死活了。但見樂菲兒尋死的樣子,他心中偏偏又氣悶之極。

    自己好不容易把她從水云城皇宮救回來了,居然還想著尋死,真不知道她有沒有把命當回事。沈浪看不起貪生怕死之人,同樣也看不起不把性命當回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聽好了。這七殤琴本就是玄帝之物,并不能算是你的東西。玄影前輩當初恨極了素月,之所以憐憫你這個嬰兒,全是因為你母親素月當時說的一句話。”沈浪面色陰寒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話?”樂菲兒滿臉淚痕的抬起了頭。

    這些事,她還沒聽沈浪提起過。

    “你母親臨終前只說了一句‘對不起,請放過我的孩子’,然后就自盡身亡。”沈浪冷哼道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樂菲兒柔弱的身子微微顫栗。

    “玄影前輩只是因為你母親的這句話才憐憫了你。所以七殤琴并不能算是玄帝送給你的東西。剛才的情形正好能說明問題,玄帝多半在這九玄封天陣中做了手腳。以七殤琴攻擊陣眼,陣法中會飛出幻靈毀掉七殤琴。九玄封天陣說是用七玄琴和七殤琴都能破陣,其實只有七玄琴才能辦到這一點而已。”沈浪不冷不淡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這琴陪我一生也是事實,為何要管它來歷。”樂菲兒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比起七殤琴這種死物,你母親才更重要。玄影前輩已經決定復活你母親,難道你不打算等到那一日?”沈浪面色陰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我母親能復活?你說的是真的?”樂菲兒臉色大變,直接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可沒那種心思去騙你。”

    沈浪長嘆一口氣,覺得自己有點當好人當過頭了。

    但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,再藏著掖著也沒什么意思。沈浪索性將玄帝復活素月之事告訴了樂菲兒。

    樂菲兒雖覺得不可思議,但也沒有懷疑,她知道沈浪沒必要對自己說假話。

    “多謝沈公子勸導,小女子剛才情緒失控,做出一些毫無意義的舉動,請莫要笑話。我們這就行動吧。”樂菲兒抹去了眼淚,朝著沈浪鞠躬道。

    見這女人重新恢復了平靜高冷的樣子,沈浪不禁有點無語,真是變臉比翻書還快。

    “好吧,趕緊進入天星宮。”沈浪一手抓起樂菲兒纖細的手臂,不由分說,渡入一絲絲圣陽戰氣,迅速緩解她體內的傷勢。

    樂菲兒輕咬貝齒,她極度排斥和男人接觸,但這種情況下實在不好多說什么,只能任由沈浪這么抓著自己的手臂,一種莫名的情緒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她覺得自己欠沈浪的人情已經夠多了,這次又添上了一筆。

    很快,沈浪和樂菲兒兩人朝著半空中那座白霧彌漫的金色宮殿飛去。

    剛一接觸宮殿外圍的白霧,沈浪就發現白霧并非云彩,而是某種詭異的能量,甚至能侵蝕修士的神魂。

    金色宮殿外的白霧和碎夢嶺山林間彌漫的白色霧氣很相似,但是強度明顯不是一個級別的。沈浪神識堪比元嬰后期修士,一接觸這白霧,都會感覺頭暈目眩。

    但體內的圣陽戰氣一運轉,他就很快恢復如常。樂菲兒體內剛被沈浪渡送了幾股圣陽戰氣,同樣發揮了類似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公子,若小柔猜的不錯的話,這白霧應該是遠古時期一種名為‘靈霧瘴’的瘴氣。這瘴氣十分厲害,元嬰期修士若無防備之下,中了這靈霧瘴瘴氣后,也會產生強烈的幻覺。輕則神魂受損,變成癡傻狀態。重則神魂崩潰,直接死亡!”

    “這靈霧瘴的威力太過威猛,在遠古時期都極其罕見。碎夢嶺中彌漫的迷霧,很可能就是從繚繞著天星宮外的靈霧瘴稀釋過去的。”小柔解釋道。

    沈浪微微皺眉,這靈霧瘴蔓延整個天星宮中,幾乎都沒有喘氣之地了。

    他體內圣陽戰氣的量有限,若沒了圣陽戰氣,自己的神魂恐怕也都會被白霧侵蝕。樂菲兒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沈浪也不知能在彌漫著靈霧瘴的天星宮中堅持多久時間,眼下只能爭分奪秒了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金色宮殿如同巨大的蓮花臺一樣。

    沈浪和樂菲兒繼續朝著天星宮飛遁而去。

    誰知剛一接近天星宮,兩人的身體陡然一沉。只感覺渾身上下受到了極大的壓迫感,如有萬鈞之力朝著他們的身體上壓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禁空之陣?”

    沈浪眉頭一皺,禁空之陣他見過很多種了,但像如此強力的禁空之陣他還是第一次見!連元嬰期修士都抵擋不了這種禁空之力,根本難以飛行。

    沒辦法,沈浪和樂菲兒兩人被迫降下遁光,落在了天星宮入口的石階上。

    雙腳一接觸地面,那道加持在身上的萬鈞之力漸漸消失。沈浪暗松一口氣,只要不飛行,就不會受這詭異重力的影響。

    “吼!!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前方濃霧彌漫之地,倏然間傳來一道驚天動地嘶吼聲,如同荒古巨獸咆哮,令人心悸膽寒!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