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333章再也不敢了
    王濤都沒臉去和張大富他們打招呼,他只是一個小小的治安中隊長而已,對方的級別高自己太多了。

    張大富看了眼張俊東頭上腫的大包,皺眉問道:“俊東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張俊東伸手指著坐在沙發上的沈浪,惡狠狠說道:“就是那個小子,這次同學會,我沒邀請他。來了這里還口出狂言,罵我不說,還打了我一拳,還揪住我頭發威脅我!”

    “誰這么大膽子!”張大富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宴會廳所有人都噤若寒蟬,蘇若雪的那一眾同學們都覺得沈浪要完了。也不知道誰給這小子這么大勇氣,居然敢冒犯張俊東。

    張大富順著張俊東指著的方向看去,總感覺坐在沙發上的小子很像那個人!張大富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,不由揉了揉眼睛,又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是是你!”

    張大富頓時就懵了,渾身顫抖的指著沈浪,眼珠都快掉了下來。竟然是他,這恐怖的小子怎么會出現在這里!

    沈浪站起身,緩步走了過來,張大富嚇得魂飛魄散,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瞥了眼張大富,沈浪不由嗤笑一聲:“你還記得我啊,呵呵,真沒看出來,你還是張俊東的爹啊?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看這小子還敢囂張,趕緊叫人弄死他啊!”張俊東暴跳如雷的叫罵道。

    “弄你媽!”

    張大富臉黑的像鍋底,一巴掌朝著張俊甩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道響亮的巴掌聲尤為刺耳。

    所有人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,整個宴會廳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,眾人愣神的看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張俊懵了,捂著紅腫的右臉,看著滿臉慌張的張大富,有些呆滯的問道:“爸,你你這是怎么了?干嘛要打我?”

    張大富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,這傻比兒子惹誰不好,居然惹上這種不能惹的恐怖人物,這是想坑死你爹嗎?

    “混賬兒子,看看你做的好事,還不快向沈先生道歉!”張大富厲聲咆哮道。

    張俊徹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個情況?他爸該不會是出門忘吃藥了吧?怎么甩了自己一巴掌,還說出這種話?

    宴會廳內所有人都傻眼了,蘇若雪和柳瀟瀟也是一怔,這張俊的老爹似乎對沈浪有種畏懼感。

    兩個領導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一陣發懵。

    一旁的程飛更是臉都綠了,居然是沈浪!之前海正集團那場事件,程飛差點得罪了沈浪,程飛一直害怕沈浪會報復他。

    程飛上次也參加了那場軍宴會,得知這小子就是龍騰的血殺,更是心驚肉跳,宴會那晚他全程一直躲在角落,避開沈浪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次居然又撞上了沈浪,程飛心中叫苦不迭,心想老子為什么這么倒霉。

    剛這么想著,沈浪就瞥了眼程飛,冷笑道:“程隊長是你啊?你帶這么多武警過來想干什么?把我抓走嗎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程飛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一樣,戰戰兢兢地說道:“我我只是路路過這里的,哈哈,沈先生不要誤會。”

    “程叔叔,你這是怎么了?”張俊怔怔的看著程飛。

    “誰是你叔叔了?滾開!”程飛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沈浪瞥了眼渾身發抖的張大富,滿臉戲謔的笑道:“廢話不用多說了,現在你自己說說要怎么處理這件事啊?”

    張大富頭皮發麻,感覺要是再不平息沈浪的怒火,自己兒子的命估計都難保住。

    張大富上前狠狠踹了一腳張俊,怒斥道:“快跪下!”

    “跪下?爸,他惹了我,還打了我,你還讓我向他跪下?”張俊滿臉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還想不想活了?快跪下道歉!”張大富滿臉猙獰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快跪下給沈先生道歉!”程飛為了洗白,也上前狠狠的踹了張俊右腿。

    “哎喲!”

    張俊一聲慘叫,整個人趴倒在地,他不是弱智,很快聯想到了一個可怕的結果,自己老爹和程飛都畏懼沈浪!

    張俊不敢相信這個想法,但事實擺在眼前,自己老爹和程飛畏懼沈浪的原因只有一個。

    沈浪背景比他老爹還大!

    張俊嚇得頭皮發麻,再也生不出一絲脾氣,急忙跪倒在地求饒起來:“沈沈浪先生,對對不起,我也是一時糊涂,不知道你的身份,無意中冒犯了你”

    看著張俊跪地求饒的姿態,宴會廳的安靜的出奇,落針可聞。

    所有人臉色變得有些精彩,特別是蘇若雪的那群同學,一個個倒吸一口寒氣,萬萬想不到事情會發生這種戲劇性的轉變,這個叫沈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怎么會這樣?

    一旁的治安中隊長王濤簡直嚇尿了,看著這一幕,傻子也知道沈浪肯定不是普通人,看張大富和程飛的態度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想起剛才自己冒犯了沈浪,王濤一副哭喪著臉的表情,現在才知道自己算是提到了一塊鐵板上了,這塊鐵板還是帶鋼刺的。

    王濤嚇得心臟都跳了出來,倒在了地上,也不知道是裝死,還是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兩位領導已經躲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沈浪嘴角露出一絲嘲弄和鄙夷,走上前冷哼道:“張俊,你之前不是很狂嗎?還敢當眾挖我未婚妻的墻角,還要讓人弄死我?你膽子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張大富和程飛兩人不禁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程飛再看張俊的目光跟看傻比一樣,張俊連這種事都敢做的出來,簡直是不想活了。他不想活就算了,還把自己牽扯進去。

    張俊渾身哆嗦,都不敢看沈浪,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對對不起,沈先生,你就當我是開玩笑的吧!”

    “現在才說是開玩笑,已經晚了。”沈浪面色一寒,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戾氣。他的做人宗旨很簡單,就是別人對他好,他也會對別人好。別人對他不好,沈浪則會加倍奉還。

    這股戾氣壓的張俊都喘不過氣來,驚恐萬分,連聲求饒起來:“我!我錯了,我錯了!求你給我一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,我兒子也是一時糊涂,求你放了他。”一旁的張大富也跟著求饒起來。

    蘇若雪快步上前,拽了拽沈浪的衣角,在沈浪耳旁輕聲說道:“沈浪,我看這事還是算了吧,張俊也沒對你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沈浪皺眉道:“好吧,看在蘇若雪的份上,這次就放了你。下次還敢冒犯我們,張俊,你可以試試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再也不敢了!”張俊驚恐萬狀的說道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